用愚公移山精神做乐季——中国爱乐乐团新乐季的探索与尝试

2022年01月04日

转载自《中国文化报》,作者张学军

尽管新冠疫情还在困扰着这个世界,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尤其是艺术生活更是不能因此而停顿。2021年12月31日,保利剧院、中国爱乐乐团和中央芭蕾舞团联合打造了一个欢乐的跨年音乐会,这是中国爱乐新乐季的重头戏,今年精彩还将继续。去年下半年,中国爱乐乐团在所有国家级音乐院团率先公布了乐季。同时,中国爱乐乐团艺术总监、首席指挥余隆,团长李南以及新任党委书记陈玉玺三人组成的乐团新领导班子也首次在媒体面前整齐亮相。余隆表示,乐团举办乐季就像部队战士训练演习一样,应当是日常工作,“一个乐团没有乐季是不靠谱的!”团长李南则表示:“作为团长的我就是‘托底’的,有我们‘托底’才能让艺术家有更好的舞台,展示他们的艺术才华,才能让中国爱乐永远辉

一个乐团没有乐季是不行的

在2021—2022音乐季里,中国爱乐乐团精心为观众准备了16场交响音乐会与2场室内乐音乐会,从演出的形式与内容上进行了大胆的突破与尝试。这个音乐季也是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的第三个音乐季,面对有史以来音乐演出行业最重大的危机之一,中国爱乐乐团积极行动,新音乐季里将采用现场直播的形式;众多新老客座音乐家将在这个音乐季里客席登台,不仅有令人惊喜的中国力量,也有阔别许久的海外名家鼎力加盟。

“职业乐团的乐季计划到什么时候都是要做的,一个乐团没有乐季是不行的。”乐团艺术总监余隆说:“一个乐团的建立需要音乐家在一起的向心力,要具有为所在乐团奉献的精神。”


伤筋动骨也要坚持做乐季

上个乐季,因为疫情,爱乐一共25场音乐季音乐会取消了13场,这对中国爱乐乐团是伤筋动骨的事儿。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作为乐团“大家长”的李南很是为难:“取消了13场音乐会,除了影响到乐团的艺术发展之外,也影响了每名音乐家的生计,因此对于我们来说非常艰苦。疫情仍未完全结束,但是我们依然举行了两次大规模的全国巡演,除了展示音乐家和作品以外,也是希望告诉全国的同行,只要我们严守防疫措施与规定,这样的巡演是可能的。两次大型巡演期间,我们没有出现任何问题,所以这样的尝试是有必要的。”李南强调,中国爱乐乐团永远不会降低自己的艺术高度。

余隆说:“音乐季区别于其他演出的不同之处在于要对全年的演出做出整体计划和安排,即使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像遭受疫情的打击,我们的演出会变成线上直播的形式,可能会取消演出,到时候可能有些会救场,也可能会置换音乐家等做出及时相应的调整。这些都有可能发生,没什么回避的,计划照做,尽量把计划做得稍微远一点。就要有愚公移山精神得一步步往前走。我们是国家院团,有责任告诉公众,我们是如何安排工作的。”

在上一个音乐季里,原定参加演出的海外艺术家均无法抵达北京,众多中国音乐家临危受命“救场”登台。余隆认为,很多惊喜从救场里面开始,“救场”的音乐家们的表现赢得了观众们的一致认可,同时他们也表现了超强的职业素养,超强的专业精神,超强的热爱艺术的风貌和品格,“救场的包括小提琴家黎雨荷、高参,大提琴家赵云鹏,钢琴家万捷旎,管风琴家刘东莱,指挥家张洁敏、林大叶与黄屹等,他们的表现非常精彩。”


“我们是给乐团‘托底’的”

中国爱乐乐团是推出最多年轻艺术家最具代表的院团,很多优秀艺术家的演艺生涯都是从中国爱乐乐团开启的,因此,中国爱乐乐团为年轻艺术家的呵护和培养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在上一个乐季的《我们生于2000》生日音乐会上,于明月、林瑞沣、刘珅、欧阳娜娜、鞠小夫5位生于2000年的青年演奏家带给京城观众无限惊喜。余隆说:“这些青年音乐家因为这次演出而走向舞台第一线,其中有些还是第一次进行职业演出。”

余隆非常欣慰地看到爱乐的音乐家们至今初心不变,保持着极佳的精神状态,在这样一个艰苦的环境中始终保持非常乐观积极向上的态度,这是特别值得赞扬的。余隆表示:“尽管我是中国爱乐的总监,我特别愿意赞扬爱乐的音乐家们,他们20年如一日地工作是非常不容易的。”据悉,2021—2022爱乐乐季又迎来了一批新面孔,比如钢琴家鲍杨、袁芳,小提琴家徐惟聆、曾诚、刘睿,大提琴家黄北星、陈亦柏,单簧管演奏家薛光耀,他们会在乐季音乐会上展现其风采。

团长李南介绍,不久后,乐团可能会有一些老演奏家甚至老首席退役,同时几位年轻的首席开始担当重任,通过1年至2年的实践,这些年轻人成长非常迅速。其中,黑管首席薛光耀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他来爱乐仅一年,成长速度惊人。此外,中国爱乐的管理者在乐团经费、行政管理、制度建设上也在不断地完善和探索新的经验。李南表示:“作为团长的我,就是打基础的,就是‘托底’的,有我们‘托底’才能让艺术家有更好的舞台,展示他们的艺术才华,才能让中国爱乐永远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