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中国爱乐乐团新音乐季开幕

2021年09月13日

这是一场注定要被铭记的音乐会。在中国爱乐乐团21年的历史上,这场音乐会是上座人数最少的,乐团面对着几乎全空的观众席演出了一整场交响音乐会;这也是乐团历史上观看人数最多的音乐会之一,数以万计的观众通过在线直播的方式与我们一起度过了这样一个难忘的夜晚,截止到发稿时,观看直播回放的人数也已过万。每一个数字的背后都是一位热爱音乐的人,能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期,用这样一种特殊的方式与每位爱乐人分享音乐的美好,这让每一名音乐家都感到无比自豪。

这场音乐会是以陈其钢与理查·施特劳斯两位音乐家对于人生的阐释为主题的。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爱乐乐团用这样一场音乐会为刚刚过去不久的陈其钢70周岁大寿送上祝福。从2002年以来,中国爱乐乐团已经完成了陈其钢《五行》、《蝶恋花》、《逝去的时光》(二胡与乐队版)、小号与乐队协奏曲《万年欢》、钢琴协奏曲《二黄》等多部作品的中国首演或世界首演,还演出过陈其钢许多重要的交响乐作品,帮助听众了解这位杰出的中国作曲家。这也使得中国爱乐乐团与陈其钢不仅仅是演奏者与创作者的关系,更建立起情感上的关联。

陈其钢的《悲喜同源》从标题上看是关于 “悲” 与 “喜” 两种最质朴的人类情感的话题,但在作曲家看来其实是在探讨更为深刻的哲学内容。“人们因得而喜,因失而悲,但一切事物皆由阴阳两面组成,悲与喜如同得与失,有得必有失,从这个意义上说,得就是失,失也就是得。得与失,悲与喜,都是人生过程中的瞬间,得到的一切终将留给他人,留给自己的其实是虚无。”“所以,我想通过这首作品表述的不仅仅是简单的情,而想将悲与喜这一对不能分割的孪生,通过大喜与大悲,激越与深情的穿插对比,升华为人间大爱的统一体。”

令作曲家产生如此 “大彻大悟” 般的感受的,是因为在 2012 年,陈其钢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悲伤 —— 挚爱的独子不幸逝世。如作曲家本人所说,“剩下的人生只能变成回忆和纪念雨黎的人生,是非常痛苦的人生。” 在陈其钢之后的音乐创作里,这种发自内心的伤痛如影随形,他的音乐变得更加深邃而富有哲理。《悲喜同源》对两种人类情感探讨的线索是 “离别”,作曲家借用了中国古曲《阳关三叠》里的旋律,诗人王维所写下的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的诗句仿佛一直萦绕在听者心间。对天人永隔的亲人无尽的思念,关于得到与失去的永恒辩论,以及悲伤与喜悦两种情感之间的关系,让这首作曲家内心深处的独白听起来无比真挚感人。

小提琴家刘睿是中国爱乐乐团副首席,当陈其钢创作小提琴协奏曲《悲喜同源》时,刘睿给出了许多小提琴技巧与演奏方面的建议,此后也曾多次在国内外演奏这部作品,可以说这首协奏曲某种程度上就是为刘睿 “量身打造” 的。在昨晚的音乐会上,演奏家充分展现出了他对这部作品的深刻理解,在技巧上的表现也无懈可击,再度证明他就是这部作品最佳的代言人。

此外,听众还在音乐会上欣赏到了陈其钢的另一首作品《京剧瞬间》,这是作曲家改编自早年间为钢琴所作的一首乐曲。幼年时的陈其钢曾在家庭的影响下学习京剧,尽管后来考取音乐学院,但这段经历始终留存在他的记忆深处,最终被日后学习的现代作曲技法唤醒,来自东西方的两种音乐艺术在这部作品里交相辉映,既有皮黄的旋律与紧拉慢唱的听感,又不乏法国印象派的朦胧美,虽短小却让人回味无穷。

理查·施特劳斯的《英雄生涯》同样是中国爱乐乐团的保留曲目。2014年的北京国际音乐节上,当来自世界各地的交响乐团纷纷为理查·施特劳斯诞辰150周年献艺时,中国爱乐乐团在艺术总监余隆的指挥下,以一部《英雄生涯》技惊四座。时隔多年,乐团再次将这部作品奉献给听众,而这部霸气十足的交响诗,也正与音乐会上半场陈其钢作品的细腻温婉形成了鲜明对比。与陈其钢的两部作品相似的是,《英雄生涯》同样是在讲述作曲家自己的人生,而这段人生,用他写给罗曼・罗兰信中的话说,“与拿破仑的人生一样有趣”。这是一种既自负又不失幽默感的表达,而这两点都可以从这部长篇幅的交响诗里找到,听着也不得不发自内心地感慨,只有这样的作曲家,才写得出《英雄生涯》这样的音乐作品。


姜太行

乐评人

今晚中国爱乐乐团用最能彰显“爱乐之声”的方式,开启了自己的 2021-2022 音乐季。陈其钢无疑是与中国爱乐深有渊源的中国作曲家,他的多部作品都由爱乐实现世界首演、中国首演,并成为了乐团的保留曲目。《京剧瞬间》2016 年就曾在中国爱乐的音乐季开幕式上登台,时隔五年再度演奏这部融汇中西的交响前奏曲,乐团以流畅自如的声部配合,将传统戏曲“紧拉慢唱”的奇妙听感表现得尤为张弛有度、细腻传神。

小提琴协奏曲《悲喜同源》由乐团副首席刘睿出阵独奏——事实上,这部作品上次在乐团音乐季中亮相时,独奏部分即由他担纲。令人欣喜的是,长期的声部工作并未影响刘睿在独奏中的状态;无论是在技巧上还是思想上,他都在演奏中表现出了对于这部蕴藏了非凡哲学内涵的作品的深刻理解,并且给出了令人信服的诠释。或许只有将《悲喜同源》的中法双语两个版本的名字放在一起,我们才能真正窥见其中奥义:一方面,悲、喜二者对立统一,同宗同源;另一方面,“La joie de la souffrance”直译为“苦难之乐”,经历了音乐中的跌宕起伏与大彻大悟,最终回归的平和才更显珍贵。身为这部作品世界首演的见证者、参与者,以及作品问世后的权威诠释者,余隆与中国爱乐也带来了最高完成度的乐队部分。

音乐会下半场,余隆再度指挥奏响了中国爱乐乐团的保留曲目,理查·施特劳斯的《英雄生涯》。中国爱乐在“看家本领”中火力全开,特别是他们素来引以为傲的弦乐声部,再次以超凡的气派与极高的融合度震撼着所有听众的神经。想必即便是透过电波,观众们也能从直播信号中感受到现场最恢宏博大的交响之声。近来,中国爱乐乐团正在经历一个相对困难的时期;但正如乐团介绍中所写,无论是音乐还是人生,都会有起伏、有跌宕,有艰辛、有欢乐,有壮怀激烈、也有似水柔情。从《英雄生涯》演奏的乐流当中,我们能够听出音乐家们十足的自信,并对中国爱乐新的音乐季充满和希望。


高建

乐评人

中国爱乐乐团以一场东西方音乐的高妙对话开启了全新的乐季,将陈其钢与理查·施特劳斯两位音乐大家的三部投射个人生命体验的杰作诠释得感人至深。

小提琴家刘睿在《悲喜同源》的娓娓道来中展示了极高的音乐修养,沉郁顿挫的律动见古韵盎然。指挥家余隆执棒下的中国爱乐在《英雄生涯》中更是释放了震撼人心的能量,建立在对作品高度熟稔基础上的从容自信和各声部实力的卓越均衡,让作品恢弘、谐谑、温暖、肃穆的不同侧面全部得到了令人信服的彰显。



摄影:韩军、罗维、付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