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爱乐乐团新音乐季,他们这样说

2021年08月31日

中国爱乐乐团艺术总监、首席指挥余隆说:

中国爱乐乐团在2020年刚刚过了二十周岁的生日,代表了新阶段的开始。由于赶上疫情,造成了国际交流上的一些难度,但从另一方面,我们又看到了很多的希望,中国的年轻艺术家在不断的走向舞台。纵观中国爱乐乐团的发展历史,是推出最多年轻艺术家最具代表的院团,很多优秀的艺术家演艺生涯都是从中国爱乐乐团开启的,因此,中国爱乐乐团为年轻艺术家的呵护和培养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在刚刚过去的音乐季里,一批年轻的艺术家得到了听众的一致好评,如小提琴家藜雨荷、高参,钢琴家万捷旎等。在新的音乐季里,中国爱乐乐团将为更多中国音乐家提供登台演出的机会,如钢琴家鲍杨、袁芳,小提琴家徐惟聆、曾诚、刘睿,大提琴家黄北星、陈亦柏,单簧管演奏家薛光耀。各个乐团的指挥和首席代表也将会在中国爱乐乐团舞台上得到展示。

去年的疫情我并没有感受到乐团做音乐季的难度,但今年的新乐季我认为是十分不容易的,这个难度来自于除了音乐家和曲目的特殊设计等安排以外,我们要挖掘出更多的音乐家和音乐人才。在整个新乐季的后半段,我们安排了像迪图瓦这样世界级的大师,但具体的还是要以实际情况来看。音乐季区别于其他演出的不同之处在于要对全年的演出做出整体计划和安排,即使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像遭受疫情的打击,我们的演出会变成了线上直播的形式,可能会取消演出,也可能会置换音乐家等做出及时相应的调整。我个人比较喜欢说的直接一点,我认为有一点是非常难得的,所有中国爱乐的音乐家都是以职业为本分的。在全国的交响乐团中,中国爱乐乐团一直都是教科书级别的乐团,它在整个音乐界缔造的过程中,是所有国有院团的榜样。中国爱乐乐团一直以职业化和专业化为己任,我们尽管条件有些艰苦,但我们依旧不忘初心,作为音乐家就做好音乐家的本职工作,作为交响乐团就做好交响乐团要做的工作。除了音乐季的演出,还有大量国家级的活动、外宣的活动和巡演活动都是由中国爱乐乐团承担的。去年在疫情稍有好转的情况下,中国爱乐乐团开启了举世瞩目的全国巡演,从北到沈阳、南到珠海、西到重庆、东到上海南京,这次大巡演在整个音乐界成为人们传颂的典范。

今年疫情虽然对我们的工作产生了一些不便,但这些不便不影响我们作为职业音乐家的工作风格,这个风格也带给了国家其他乐团作为职业的标准。一个乐团的建立需要音乐家在一起的向心力,要拥有为所在乐团奉献的精神。同时,所有的音乐家也要张开双臂,欢迎更多年轻艺术家的加入。

今年音乐季我们也邀请了许多民族音乐家的加入,如二胡演奏家谭蔚、陆轶文、宋飞,琵琶演奏家韩妍、吴玉霞、赵聪,古筝演奏家苏畅、宋心馨、吉炜,笛子演奏家唐俊乔,板胡演奏家姜克美,箜篌演奏家崔君芝等民乐演奏家的加盟让新音乐季充满了浓郁的中国韵味。从此可看,中国爱乐乐团不管是在推出新作品还是新音乐家方面在全国都是具有引领地位的,因为新乐季比较有特色的是青年音乐家、民族音乐家和国际音乐家的计划。另外,小号演奏家纳卡里亚科夫将用一把柔音号演奏柴可夫斯基《洛可可主题变奏曲》,钢琴家基里尔·格尔斯坦的拉赫玛尼诺夫《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小提琴家莱昂尼达斯·卡瓦科斯的肖斯塔科维奇第一小提琴协奏曲也分别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当然,这些国际音乐家是否能如约来到中国爱乐乐团演出,我们还要根据国家的疫情管控情况作出判断。希望疫情能够早日过去,希望他们能够早日来到中国,希望我们的音乐生活能尽早恢复。

中国爱乐乐团团长李南说:

去年的疫情,我们一共25场音乐季音乐会,取消了13场,这对中国爱乐乐团是伤筋动骨的事。大家如果了解我们国家的文艺体制,应该知道乐团音乐季的经费是和我们所有音乐家的收入待遇挂钩的,取消了13场音乐会除了影响到了乐团的艺术发展之外,也影响了每名音乐家的生计,因此对于我们来说非常艰苦。刚刚过去的这个音乐季里,疫情仍未完全结束,但是我们依然举行了两次大规模的全国巡演,除了展示音乐家和作品以外,也是希望告诉全国的同行们,只要我们严守防疫措施与规定,这样的巡演是可能的。两次大型巡演期间,我们没有出现任何问题,所以这样的尝试是有必要的。

我们的新音乐季依然是在疫情持续的大环境下进行的。大家看到的新音乐季计划是18场音乐会,比以往要少一些,但是请大家理解,我们已经尽力了。从客观上说,到目前为止,国家级的音乐团体只有我们乐团宣布了音乐季安排,国家财政上也是非常困难的,我们与地方财政支持的院团在经费上根本没有可比性。但是中国爱乐乐团在余隆总监和领导班子的带领下,坚持做好音乐季,这一点上我们也是在向国家、向广电总局传递这样一个信息:作为代表了国家形象的交响乐团,中国爱乐乐团要继续做好音乐季。我们音乐季演出的数量并不少,与我们合作的音乐家级别也都很高,海内外的一流音乐家与新老音乐作品都可以在音乐季里听到,中国爱乐乐团秉承着一贯的艺术追求,坚持了一贯的艺术高度,与目前已公布音乐季的国内其他乐团相比,我们不仅拿出了不输他们的答卷,而且还具有自己的特色,这是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取得的成绩,不论多么坎坷,我们都会坚持这样的目标。目前,音乐季的很多经费还没有落实,但既然音乐季已经公布了,那么只要没有疫情的影响,我们一定会把计划实施下去,践行对音乐行业、对全社会的承诺。

关于大家都关心的中国爱乐乐团音乐厅,如果大家路过工体,会看到我们音乐厅的主题结构已经完工了,现在正在进行外立面的建设,到今年10月份左右按计划就要开始内装修,再加上设备调试的时间,计划在明年6月30日 完工。大家知道,在音乐厅的建设里,最重要的声学效果,而建筑声学全世界都是“蒙”着做的,最终的效果没人知道会是什么样,所以建筑结构和内部装饰要经过一定的调试和改动。我希望中国爱乐乐团在明年10月份之前可以搬入新音乐厅办公、排练,如果顺利的话,下个音乐季的新闻发布会、开幕演出等还是会在老地方,但是之后的大部分演出会在新音乐厅里进行,这也是中国爱乐乐团12年来奋斗的结果。

 当然,我们目前还面临着一些困难,大家知道工人体育场目前正在为2023年亚洲杯开幕式进行改造,由于他们正在赶进度,留给我们的作业空间很小,如果没有这项工程的话我们进度还能更快一点。另外,大家也知道,我们的工程是缺钱的,所以每天我们都在进行筹资工作,争取用我们自己的力量把音乐厅建成。目前,全国很多城市都在建设新的音乐厅,这也是未来全国兴建新的大型文化艺术建筑的潮流,之前大家都以建设大剧院为主。据我所知,成都、昆明、杭州、贵阳等城市都有建设音乐厅的计划。我们这个厅座落在工人体育场,是国家级音乐厅,因此我们的音乐厅也注定成为各地新厅对比的目标,无形中给我们增添了更多压力。有些地方的音乐厅虽然规模跟我们差不多,但是经费是我们的五六倍之多,我们不能望其项背。中国爱乐乐团是以余隆总监为首的音乐家们为旗帜的,而我作为团长是为乐团“托底”的,希望尽最大的努力为音乐家们提供最好的舞台和条件,让他们尽情展示自己的艺术才华。

中国爱乐乐团党委书记陈玉玺说:

爱乐是教科书版的乐团、是典范式的交响乐团。习总书记指出,我们要讲好中国故事,向外传播中国声音。那么如何讲好中国故事?音乐作为全人类的共通语言,交响乐是最美妙的声音,用交响乐诠释中国故事和中国精神,能够更好地拨动全世界人民的心弦。

在即将到来的中国爱乐乐团2021-2022音乐季、2022年“二十大”以及更久远的未来,中国爱乐乐团作为国家级的顶级乐团代表,一定会履行国有院团的责任和担当,有所作为,乘势而上。再此,要感谢媒体今天亲临现场,日后我们要共同努力,向世界展示中国交响乐的风采,展示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底蕴和内涵,展示一个全面、立体、多彩的中国文化形象。

(摄影:韩军、罗维、付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