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中国爱乐乐团上演室内乐音乐会

2021年05月23日

许多伟大的作曲家,都在他们人生的最后时刻,用音乐来探讨他们对于生命与死亡等深刻话题的理解,而且往往会选择室内乐的形式——这种形式比独奏作品表现力更丰富,又不像交响音乐那样过于咄咄逼人,它最适合将情绪与想法娓娓道来。在5月22日中国爱乐乐团带来的室内乐音乐会上,音乐家们带来的作品就充满了这样的思考。

这场音乐会是从亚历山德罗·罗拉的A大调小提琴与大提琴二重奏开始的。在中国爱乐乐团历年的室内乐音乐会里,罗拉的三首最著名的小提琴与大提琴二重奏都已经上演过,本场音乐会可以看作是这一系列音乐会的完结。几乎与莫扎特同时代的罗拉是小提琴与中提琴演奏技术发展历史中里程碑式的人物,在很大程度上奠定了这两种乐器今天被演奏的方式。他在音乐史上最著名的成就是作为帕格尼尼的老师。实际上,罗拉在创新小提琴与中提琴演奏技术方面,地位足可以与其学生相提并论:帕格尼尼日后赖以成名的左手拨弦、快速上行与下行音阶、八度演奏等令人眼花缭乱的技艺都是由罗拉首创的。

在18世纪到19世纪的意大利,歌剧成为了人们的新宠,维瓦尔第与科莱里等人的器乐时代早已过去,但是正是由于罗拉坚持不懈地发展弦乐演奏技艺以及创作大量器乐作品,才使得以帕格尼尼为代表的演奏家们重新成为舞台上的焦点,一个全新的“巨星时代”从此开启。罗拉一生中创作了大约500部种类各异的作品,其中三首小提琴与大提琴二重奏虽然所占比例不大,却是如今上演最为频繁的。这场音乐会上,由中国爱乐乐团演奏家陈猷翔与马珏伦演奏的A大调小提琴与大提琴二重奏充满了古典主义音乐的美感,他们的演奏精致高贵,清新迷人。

音乐会的第二首曲目是勃拉姆斯晚年写下的单簧管三重奏。1891年,原本已经封笔退休的勃拉姆斯来到小城迈宁根,这次意外之旅让作曲家推迟了退休计划,同时为音乐史留下了多部杰出的音乐作品。迈宁根是图灵根州的一个小城市,如今也只有两万多人口,但是它却在当时拥有全欧洲最好的宫廷乐团之一,勃拉姆斯时常会去那里听自己的作品上演。这次迈宁根之行,勃拉姆斯遇到了宫廷乐团里的单簧管演奏家理查·缪菲尔德(Richard Mühlfeld),对他的演奏大为倾倒。缪菲尔德在1873年以小提琴家的身份加入了迈宁根的宫廷乐团,却通过自学的方式成为了当时欧洲最杰出的单簧管演奏家之一。据说勃拉姆斯对缪菲尔德精致优美的音色十分着迷,会长达几个小时听他练琴而不知疲倦。于是勃拉姆斯决定重新拿起笔,为缪菲尔德与他手中的乐器再写几部室内乐作品。1891年夏天勃拉姆斯在萨尔茨堡附近的温泉小镇巴德依舍度假,这期间写下了作品114号的单簧管三重奏与作品115号的单簧管五重奏,这两部作品大获成功,因此勃拉姆斯在几年后又为单簧管写下了两首奏鸣曲,还与缪菲尔德一起在几个德国城市巡演。

在今天,勃拉姆斯的这首单簧管三重奏的光芒有些被更为著名的单簧管五重奏遮盖了,毕竟前者在音乐的织体上略显单薄,情感上也不如后者那般厚重。但是这部作品展示了晚年的勃拉姆斯作为一位真正的室内乐大师在处理多个声部时的精妙手法,三个声部之间的平衡让人惊叹,特别是单簧管与大提琴两件看起来很难相容的乐器,在这部作品里呈现出水乳交融的美感。大提琴在整部作品的大部分时间都活跃在高音区,与单簧管的音域近似。勃拉姆斯的一位朋友在听过这部作品时曾评价说,“听起来就像是两件乐器互相爱着对方。”中国爱乐乐团演奏家刘峤、杨长缨与贺茗演奏的这首乐曲,不论是乐器之间的两两对话还是三件乐器的齐奏,亦或是一件乐器呈现旋律时另外两者的浅吟低唱,无不体现着这种平衡之美。而勃拉姆斯只有在晚年作品里才有的那种凝练简洁的音乐语言,一直在诉说着作曲家在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之后面对余生的坦然与平静。

相比之下,同样是晚年的杰作,舒伯特的弦乐四重奏“死与少女”在情感上要激烈得多。在这部作品里,哀伤的情绪随处可见,乐曲的全部四个乐章都是用小调写成的,足见作曲家当时的精神状态十分消沉。乐曲的名字源自舒伯特在1817年写下的一首艺术歌曲,这首歌的旋律素材也被用在了同名弦乐四重奏的慢板乐章里,而歌词里死神降临夺去年轻生命的意象也正是当时27岁的舒伯特最为恐惧的事情。当舒伯特写下此曲时,这场将在四年后夺去他生命的疾病的一些症状已经开始显现,导致作曲家处在极度忧伤的状态里,这从他当时写下的一封书信里就可窥见一二:“我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幸、最可怜的生命。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健康状态永远不会好转的人……一个最美好的希望都化作泡影的人,一个爱情与友情只能给他带来苦涩的人,一个最美好的创作灵感即将瓦解的人——问问你自己,这难道不是一个可怜的、不幸的生命吗?每天晚上我入睡时,都盼望着不复醒来;每天早上我醒来时,回忆起的只有昨日的忧伤。”

正因为作曲家当时有着这样的情绪,使得《死与少女》全曲都笼罩在阴暗的氛围里;但也正因为这种统一的负面情绪,使得这部作品拥有舒伯特的音乐里难得一见的戏剧张力,这种饱含着情感宣泄、充满力量的美感甚至在室内乐历史上都是比较少见的。在创作手法上,舒伯特更是展现出音乐史上第一流作曲家的水准,每个声部的演奏都极具挑战,织体清晰,色彩变化丰富,旋律在充满歌唱性的同时还不断出现节奏上的变化,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都是不可多得的室内乐杰作。中国爱乐乐团的四位音乐家姜帅、徐文超、张建立与张集完美地捕捉到了作品里丰富的情感因素,他们精彩的演奏为乐曲的发展注入源源不断的动力,最终用一个强有力的结尾画上了一个充满悲剧意味的结尾,也让现场观众感受到了音乐的洗礼。

6月12日,中国爱乐乐团将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举行2020-2021音乐季的闭幕音乐会。


(摄影:韩军、罗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