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中国爱乐乐团上演俄罗斯之夜

2021年04月26日

中国爱乐乐团在4月25日的这场交响音乐会属于两位19世纪的俄罗斯作曲家,音乐会上演出的是柴可夫斯基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与里姆斯基-柯萨科夫的交响组曲《天方夜谭》。两部作品同样是作曲家中年的作品,前者诞生于1878年,是柴可夫斯基在38岁时写下的,而后者则是里姆斯基-柯萨科夫在1888年写下的杰作,当时作曲家44岁。两部作品尽管问世时间只差了10年,但是风格上的巨大差异却足以显示俄罗斯浪漫主义音乐在那个时代翻天覆地般的变化趋势,一种属于这个民族的音乐语言正在快速形成并快速演化,越来越成为音乐世界里不可忽视的声音。两位作曲家分别在莫斯科与圣彼得堡生活,却始终保持着友谊,里姆斯基-柯萨科夫十分推崇柴可夫斯基的配器手法,经常将其作为范本讲解给音乐学院的学生;柴可夫斯基对里姆斯基-柯萨科夫的作品也赞誉有加。两位作曲家在去世后都安葬在圣彼得堡的季赫温公墓,向每一位曾在此驻足的游人诉说那个属于俄罗斯浪漫主义音乐的光辉岁月。

青年小提琴家高参此前已经多次与中国爱乐乐团合作,听众也许依然对他2019年5月演奏的戈德马克小提琴协奏曲记忆犹新,也许曾在中国爱乐乐团2020全国巡演中见证过他的风采。在昨晚的音乐会上,他演奏的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协奏曲带有高贵优雅的气质,将作品中蕴含的青春气息展现无遗。柴可夫斯基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不但充分发挥了主奏小提琴绚烂的近代演奏技巧,展开了色彩丰富的管弦乐,营造出了比以往的小提琴协奏曲更加新鲜的韵味,而且运用具有俄国民谣的地方色彩,独特的充满哀愁的优美旋律,创作出格调新颖、风格独特的作品。这部小提琴协奏曲是一部欢快、活泼、充满青春气息的作品,它歌唱青春,歌唱生命,表现了俄罗斯人民的乐观主义精神。

之后,高参又与中国爱乐乐团的音乐家们一起,为听众带来了一首加演:哈恰图良的《马刀舞曲》,这首家喻户晓的乐曲出自作曲家的芭蕾舞剧《加雅涅》,经过大众传媒的普及,成为了20世纪交响音乐里最广泛流传的作品之一,而这首狂野的乐曲也恰与另外两首俄罗斯作曲家的作品相得益彰。

音乐会的下半场,听众欣赏到了中国爱乐乐团艺术总监、首席指挥余隆诠释的里姆斯基-柯萨科夫《天方夜谭》。作曲家将自己在海军服役时对大海的记忆融入进了音乐里,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充满东方韵味的优美旋律,配以他标志性的华丽配器,营造出了一个奇幻瑰丽的童话世界。

1873年,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在海军服役,担任海军乐队监察。海上的生涯,使他注意到了东方的音乐,这段生活对作曲家的影响在其代表作《天方夜谭》(又名《舍赫拉查德》)中得以体现。作品于1888年创作,取材于阿拉伯民间故事集《一千零一夜》, 1889年在圣彼得堡首演。作曲家在初版总谱上介绍了原作的梗概:古代阿拉伯的苏丹王沙赫里亚尔专横而残酷,他认为女人皆居心叵测且不贞,于是他每天娶一位新娘,次日便处死。机智的少女舍赫拉查德嫁给这位苏丹王的当夜,给苏丹王讲了一个离奇而生动的故事;第二天拂晓,这个故事正讲到关键的时候,被故事所深深吸引的苏丹王为了继续听下去,破例没有处死这位新娘。舍赫拉查德“首战”成功,之后便以同样的方式给苏丹王讲了一连串的动听故事,一直讲到第一千零一夜,苏丹王终于被她的故事感化,彻底放弃了“弑妻”之念,决定与舍赫拉查德携手与共。

作品以《一千零一夜》中的四个故事作为四个乐章的标题。四个乐章之间,由独奏小提琴代表“舍赫拉查德”叙述故事。在作品再版时,作曲家把各乐章的小标题全部删去:“我最初采用这些标题,只是想把听众的想象引入我自己所勾勒的音乐故事当中。现在,我觉得应该让每一个人都能够在音乐中自由地想象。”前苏联音乐学家阿萨菲耶夫评论说:“在这首结构明晰、色彩丰富的组曲中,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充分发挥了他的构架能力与幻想力。在作品中起着重要作用的不是紧张的情绪和戏剧性,而是色彩和装饰的对照性呼应,以及优美的节奏和出色的表现力。用音乐、音响来表现风光景物、风俗性场面、传奇故事以及抒情性的插曲,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天方夜谭》无疑是最成功的交响组曲之一。”

中国爱乐乐团将在今晚登上国家大剧院音乐厅,以一套红色经典作品献艺“第七届中国交响乐之春”。

(摄影:韩军、罗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