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在音乐里找寻少年情怀

2021年03月21日

3月20日晚中国爱乐乐团的这场交响音乐会上,“少年情怀”是三部音乐作品共同的关键字:在陈其钢的《京剧瞬间》里出现的京剧曲调与锣鼓经是源自作曲家幼年时学习京剧的回忆,中国传统音乐一直深刻地影响着他的创作;门德尔松的小提琴协奏曲同样洋溢着青春气息,也是这位天才作曲家尽情展现其艺术创造力的代表作,经由长笛大师朗帕尔改编后的长笛版更是独奏家们的试金石;马勒的第四交响曲主旨原本就是孩子对天国的幻想,在马勒交响曲世界里一个个宏大命题的映衬下,这部作品以其纯真动听成为了很多音乐爱好者的最爱。

长笛演奏家李筱熹少年成名,在国内外赛事上屡获殊荣。在2020年末,她在中国爱乐乐团、上海交响乐团与广州交响乐团组成的联合乐团举行的新年音乐会上作为独奏家登台,那也是中国爱乐乐团的观众第一次见证这位新星的冉冉升起。在昨晚的音乐会上,她演奏了长笛大师朗帕尔改编的门德尔松小提琴协奏曲。这部作品即便对于小提琴家来说都十分不易,改编成长笛这件单音乐器演奏的难度可想而知。而年轻的演奏家在面对这部作品时所表现出的从容不迫,对音乐自信且充满想象力的表达,以及令人目眩的技巧,都让人印象十分深刻。在观众的热烈掌声中,李筱熹登台加演了梅尔卡丹特根据莫扎特歌剧《唐璜》中二重唱“让我们拉起手来”所作的变奏曲,再次展现了她作为长笛独奏家高超的演奏技巧与音乐表现力。

音乐会的下半场,中国爱乐乐团艺术总监、首席指挥余隆率领乐团演奏了古斯塔夫·马勒的第四交响曲。与马勒的多部交响曲一样,第四交响曲同样是交响曲与艺术歌曲两个世界交相辉映下的产物,而作为这部作品“题眼”的就是艺术歌曲“天堂的生活”。人们会惊叹《天堂的生活》这样一首短小的歌曲竟然对马勒的交响世界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影响——这首歌曲至少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都处于马勒音乐创作的中心地位,并且是马勒的交响之路开启的原点。

在19世纪初,阿希姆·冯·阿尔尼姆与克莱门斯·布伦塔诺共同编纂了收录有700首德国民间诗歌的诗集《少年的魔法号角》。卡尔·马里亚·冯·韦伯是最早意识到这本诗集在音乐创作方面价值的作曲家;巧合的是,马勒在1887年正是读到了韦伯藏书里的《少年的魔法号角》(当时他与韦伯的孙子卡尔·冯·韦伯是好友),从而开始了对这部著作持续不断的研究。马勒先是从这本书里挑选出了几首诗歌,将它们谱成了艺术歌曲。在随后的14年里,《少年的魔法号角》为马勒绝大多数的艺术歌曲提供了文本。1892年2月10日,马勒为出自这本书中的一首名为“天堂里挂满小提琴”的诗谱了曲,这首诗描写的是一个孩子天真地幻想着天堂的样子。在这首新艺术歌曲的页首,马勒自己改写了标题:《天堂的生活》。一个月后,他把钢琴伴奏扩写成了管弦乐伴奏,用竖琴的拨奏与铃铛的声响来制造出天堂般的效果。马勒十分喜爱这首歌曲,经常在自己的音乐会上安排演奏它。但是当声乐套曲《少年的魔法号角》付梓时,作曲家却没有将它收录进去,因为马勒认为最适合它的归宿是放在一部完整的交响曲里。

在最初考虑将其放在第三交响曲之后,马勒最终决定把《天堂的生活》用作第四交响曲的末乐章,并谱写了这部新交响曲的前三个乐章。在第四交响曲里,我们不仅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来自第三交响曲的影响,更可以察觉当时尚未写就的《亡儿之歌》、《吕克特歌曲》与第五交响曲那个标志性的引子。这些作品就像是一群塑像,它们虽然相互独立,影子却交织在一起。

在昨晚的音乐会上,女高音歌唱家宋元明在马勒第四交响曲的末乐章里奉献了精彩的演唱,她的声音甜美而富有表现力,完美诠释了德语原诗中充满童真而不失幽默的句子,交响乐团则恰到好处地衬托了歌唱家的精彩发挥,二者最终为整部交响曲营造出一个回味悠长的结尾。

中国爱乐乐团下一场音乐季演出将在4月18日举行,届时指挥家林大叶、钢琴家万捷旎与管风琴演奏家刘东莱将以一场特别的音乐会纪念法国浪漫主义作曲家圣桑逝世百年。


(摄影:韩军、付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