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音乐里告别2018-2019音乐季

2019年07月01日

在全场观众的陪伴下,中国爱乐乐团在6月30日晚上演出了2018-2019音乐季的最后一场音乐会,为这个充满了美好回忆的音乐季画上了句号。在这场音乐会上,指挥家水蓝率领乐团演奏了整场德沃夏克的音乐作品。这位捷克作曲家的音乐作品质朴而迷人,在这样一场音乐会上演奏再合适不过。担任德沃夏克小提琴协奏曲独奏的美国小提琴家吉尔·沙汉姆在本场音乐会上第一次与中国爱乐乐团合作——曾经的翩翩少年如今头发已花白,但他所塑造出的音乐形象却依然充满了青春气质,而他携手中国爱乐乐团首席、小提琴家曾诚共同加演的勒克莱尔双小提琴奏鸣曲中的加沃特舞曲,在这个夏日的夜晚听起来是如此沁人心脾。

德沃夏克一生只写下了三首器乐协奏曲,最早的一部是在35岁时写给钢琴的;他的小提琴协奏曲则诞生在3年之后,而最为著名的大提琴协奏曲则是在54岁时才写下。德沃夏克最早接触音乐就是学习小提琴,此后又改学中提琴。事实上,在德沃夏克尚无法有机会上演自己的音乐作品时,他曾在布拉格临时剧院(国立剧院的前身)的乐队里拉中提琴,这对于当时根本买不起音乐会门票的德沃夏克来说是听到音乐的唯一机会,而他也有幸作为乐手与当时许多知名的音乐家合作。

由于深厚的弦乐演奏背景,德沃夏克十分擅长写作弦乐作品,但他在创作这部小提琴协奏曲时却像勃拉姆斯一样,主要依靠了约瑟夫·约阿希姆的帮助。1878 年,在勃拉姆斯的引荐之下,德沃夏克结识了当时享誉欧洲的小提琴大师约阿希姆,正是在后者的鼓励之下,德沃夏克决定创作一部小提琴协奏曲。1879年,德沃夏克完成了协奏曲的初稿,并将其邮寄给了约阿希姆,后者则回信提出了许多修改意见。次年,德沃夏克将重新修订过的乐谱寄给了出版商,并在信中说已经按照约阿希姆的建议进行了彻底修改,“一个拍子都没有放过”。此后,约阿希姆又对独奏部分提出了新的修改意见。在写给德沃夏克的信中,约阿希姆曾经说,“尽管这部作品证明你对小提琴非常熟悉,但其中的一些细节却说明你已经很久没有自己演奏过了。”1882年11月,约阿希姆在柏林的一次私人演出上演奏了这部新的协奏曲,但耐人寻味的是,他从未在公开场合演奏过这部作品,其原因不得而知。 

德沃夏克小提琴协奏曲有一个非常强有力的引子,让人联想起勃拉姆斯的小提琴协奏曲中类似的手法。整个第一乐章都是严肃而充满戏剧性的,但是音乐色彩与和声却非常丰富,而乐章的结构则非常古典。在一段短小的华彩乐段后,音乐来到了宽广而明亮的柔板,其长度几乎与第一乐章相同。第三乐章则是德沃夏克对捷克民族音乐的自豪展示,小提琴用光彩夺目的独奏段落诠释了精彩的民间舞曲旋律。虽然德沃夏克经常被后人认为是带有美国味道的作曲家,但此时的德沃夏克却在音乐上是属于欧洲,属于捷克的。

德沃夏克的D小调第七交响曲作于1885年,1885年3月22日,由德沃夏克自己指挥,在伦敦爱乐协会举办的演奏会中首演。虽然德沃夏克的《新世界》交响曲是他最著名的交响乐作品,但是许多音乐家都认为D小调第七交响曲是他最伟大的作品, 英国评论界还把它列为十九世纪具有特殊重要地位的作品。这部作品在灵感方面和形式方面都代表着德沃夏克一贯的完美,它开始的乐思色调比他的其他任何一首交响曲都更富有想象力。

(摄影:韩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