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王晓明演奏莫扎特的小提琴协奏曲

2019年06月24日

6月22日至23日,青年小提琴家王晓明携手黄屹指挥的中国爱乐乐团,接连两个晚上演奏了莫扎特的5部小提琴协奏曲,以及当代作曲家施奈德的《莫扎特在中国》。也许许多听众都曾在唱片里听过全套的莫扎特小提琴协奏曲,然而只有在现场,人们才能真正领会这些典雅、充满活力又不乏幽默的乐曲。小提琴家极尽婉转优雅的演奏,与乐团精巧的伴奏相得益彰,而王晓明加演的勃拉姆斯《摇篮曲》则是一份难得的惊喜。

关于莫扎特与小提琴的故事要从他的父亲讲起。列奥波德·莫扎特是萨尔茨堡主教的宫廷乐队里的一名小提琴手,还是业余作曲家,同时为了生计也教小孩子拉小提琴。当他发现自己的小儿子竟然有着如此罕见的音乐才华时,他立刻放弃了业余作曲家的身份,全心全意地教他音乐。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是音乐史上公认的神童,流传下来的故事很多,其中最有名的一个就是关于小提琴的。这个故事是约翰·安德烈斯·沙赫特纳(Johann Andreas Schachtner)写下的,他是莫扎特一家的朋友。在莫扎特去世后不久,沙赫特纳应玛丽亚·安娜·莫扎特(也就是莫扎特的姐姐“娜内尔”)的请求,写下一些关于莫扎特的回忆。

“有一天我们要一起拉三重奏。你爸爸用中提琴演奏低音,文泽尔拉第一小提琴,我是第二小提琴。这个时候沃尔夫冈凑了过来,说他想演奏第二小提琴。你爸爸拒绝了这个愚蠢的请求,因为小莫扎特根本还没怎么学过小提琴,因此他根本不可能演奏任何东西。沃尔夫冈说,‘可是演奏第二小提琴根本不用学呀。’当你爸爸坚持让他走开,不要再来烦我们时,沃尔夫冈拿着他手中的小乐器哭了起来。于是我说,让他跟我一起演奏吧。你爸爸只得同意,‘你和沙赫特纳叔叔一起演奏,但是声音要小点,我们都听不见最好,不然你就走开。’于是我们就开始演奏了。很快我发现,其实我才是多余的那个人。于是我静静地把我手中的乐器放在一边,我看着你爸爸,看到疑惑不解但又充满欣慰的泪水从他面颊上滑落。小沃尔夫冈一口气拉了六首三重奏,在我们的欢呼声中,小朋友也许是有点膨胀了,说他还可以演奏第一小提琴。我们开玩笑般地让他试试看,结果快要笑死过去了:他的指法完全乱套,很多都是自己瞎编的,但是音乐却一直没中断过。”

需要强调的是,第二小提琴如今已经是高度专业化的乐团声部,所需要接受的训练并不低于第一小提琴。然而在古典主义以及之前的音乐作品里,很多时候第二小提琴只要演奏一些简单的伴奏音型就足够了,所以小莫扎特才会表示轻视。一个月之后,莫扎特来到了萨尔茨堡宫廷里开音乐会,既演奏了羽管键琴也演奏了小提琴。他此后再也没有演奏过第二小提琴。在1770年代,他经常在萨尔茨堡、维也纳、奥格斯堡与慕尼黑等地作为小提琴独奏登台,在萨尔茨堡的宫廷乐队里坐到了首席。1777年,他从慕尼黑写信给父亲,“我觉得我拉得像欧洲最伟大的小提琴家一样好。”列奥波德回信时认同了这一点,“可是好多人甚至都不知道你会拉小提琴,因为你很小的时候就因为演奏键盘乐器出名。”不过在此之后不久,莫扎特就放弃了演奏小提琴,他在音乐会上基本只演奏钢琴与中提琴,刻意回避开了小提琴——因为这是他父亲的乐器。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来证明老莫扎特的教学水平如何,但从玛丽亚·安娜·莫扎特(也就是小莫扎特的姐姐)与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都成为了当时最好的小提琴家来看,老莫扎特应该有着不错的教学水平。在小提琴演奏与教育方面,列奥波德的名字比沃尔夫冈更为响亮。他的著作《关于小提琴演奏基本原则的论述》(Versuch einer gründlichen Violinschule)出版于1756年,正好与小莫扎特同年诞生,二者都是他心爱的“儿子”。这本书中阐述的大多都是小提琴演奏的一些最基本的原则与道理,其中的绝大多数内容到今天仍然适用,他的理论几乎奠定了此后二百多年里小提琴演奏的公理。

对于莫扎特来说,小提琴这件乐器一定是与童年以及父亲密不可分的。莫扎特在音乐生涯的中后期就很少专门为小提琴创作了,仅有少数的几首小提琴与钢琴奏鸣曲是比较晚期的作品。他为小提琴写作的音乐大量集中在童年、少年以及青年时代。从作品编号来看,他的KV6至15 号就是十首最早的小提琴奏鸣曲,KV26-31则是接下来的六首,这些都是莫扎特7岁到10岁之间的作品。他的五首小提琴协奏曲则全部创作于1770年代中期。人们曾一度认为这些作品都是1775年创作的,而且莫扎特只花了8个月时间就写下了这些作品。不过最近的一些研究表明莫扎特曾涂改过乐谱上标记的日期。现在普遍认为,第一小提琴协奏曲是1773年创作的,后面的四首则都出自1775年。这段时间莫扎特在萨尔茨堡,这些乐曲是为了他自己在音乐会上演奏而创作的。如今人们认定的创作时间也基本与五首乐曲的听感吻合:第一号协奏曲尽管活力四射,青春气息浓郁,但在成熟度上明显略微逊色于其余的四部作品。

这五首协奏曲都是莫扎特青年时代的代表作。听众也许会对莫扎特的钢琴协奏曲更熟悉,也了解莫扎特早期与晚期的钢琴协奏曲在风格上的转变以及技法上的进步。莫扎特第一首成功的钢琴协奏曲是创作于1777年的第9钢琴协奏曲,比小提琴协奏曲要晚了将近两年左右。由此可见,莫扎特的小提琴协奏曲更能够代表莫扎特的青年时代,甚至在研究钢琴协奏曲以及他的其它作品时,也经常会用小提琴协奏曲加以比对。

然而尽管这些作品出自一个十九岁的少年之手,我们也不应该把它当作是不成熟的作品。要知道在此之前,莫扎特已经写下了三十多首交响曲,十部歌剧(其中还包括了《假扮园丁的姑娘》这样相当不错的作品)以及许多其它优秀的作品,早已是成熟的作曲家了。莫扎特几乎将所有他曾创作过的体裁都提升到了新的高度,小提琴协奏曲也不例外。在他之前,人们熟悉的小提琴协奏曲大多是巴洛克时期那些长度只有十来分钟的作品,虽然其中不乏佳作,但毕竟表现能力有限。而在莫扎特的作品里,技法的丰富程度与情感的深度都是过去从未有过的,他的小提琴协奏曲,特别是第三、第四与第五三首较为靠后的小提琴协奏曲,奠定了如今音乐会舞台上经常演奏的小提琴协奏曲的基础,不论是贝多芬、勃拉姆斯、门德尔松、西贝柳斯、柴可夫斯基创作的那些耳熟能详的古典与浪漫主义小提琴协奏曲,还是许多优秀的20世纪小提琴协奏曲,都没有脱离莫扎特作品的基本框架。

丹尼尔·施耐德是瑞士当代著名作曲家及萨克斯风演奏家,他的作品多以爵士曲风为主。此次新作《莫扎特在中国》,是作曲家在一次难得的机会上接触到中国民族乐器琵琶,于是由此产生了灵感,幻想着如果有一天莫扎特从欧洲出发,途径丝绸之路来到中国,将会是多么有趣的音乐场面。在该曲创作时,作曲家进行了许多大胆尝试,塑造了一个诙谐甚至如顽童一般的主题形象,并将阿拉伯民族曲风和中国曲风融入其中,将其具有强烈个人特色的爵士节奏感也带入其中。这样一部新奇的作品是莫扎特对当代作曲家的启发的又一个例子,也是这两场以莫扎特的小提琴协奏曲为主题的音乐会的奇妙点缀。

(摄影:韩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