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场音乐会上听懂现代音乐

2019年04月08日

即使到了今日,现当代音乐对于多数中国的音乐听者来说依然有着距离感,或是因为听到了晦涩难懂的作品而从此产生了恐惧,或是因故弄玄虚之作而望而却步。然而在4月6日的这场音乐会上,中国爱乐乐团带来的四部创作于20世纪之后的音乐作品,每一部都悦耳动听,也从不同的侧面展示了现当代音乐的无穷魅力。而两首中国作曲家的作品与两首西方作曲家的作品,更像是在进行一场引人入胜的音乐对谈。

陈其钢与王斐南一老一少,在年龄与辈分上相差悬殊,却同样出身于中央音乐学院,也同样在海外旅居多年,相似却又不尽相同的人生轨迹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他们的音乐风格:根植于中国音乐的丰厚土壤,从西方音乐的广袤天地中汲取丰富多彩的表现手法,且音乐中具有强烈的思辨性。《后战场》组曲选自著名旅美跨界青年作曲家王斐南为舞剧《后战场》所创作的部分配乐,整部作品画面感强烈、情感流露得真实而又触动心弦,近乎完美地展现了王斐南本人对于音乐创作的追求:既拥有缜密的逻辑性,也赋予自己自由定义的权利。

《悲喜同源》小提琴协奏曲是作曲家陈其钢为第二届上海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创作的,是跻身决赛的6名选手的必演曲目。在2018年的比赛现场,许多听众已经接连听到了6名选手分别用自己的理解来诠释这部作品,作曲家为其预留的宽广的表现空间使得演奏家可以轻松地将自己的思考融入演奏当中。小提琴家刘睿近年来频繁作为独奏家出现在中国爱乐乐团的舞台上,也曾在海上丝绸之路巡演中精彩演奏门德尔松小提琴协奏曲,他精湛的技艺与对音乐独特的理解让这场音乐会上的《悲喜同源》成为了这部作品又一次堪称经典的诠释。

这部作品的许多音乐元素来自古曲《阳关三叠》,正如作曲家自己所说,“之所以选择这个主题,不单因为《阳关三叠》是我从年轻时就喜爱的音调,更因为它所陈述的是人生的永恒话题——离别,离别时人们对奔向未知前程的憧憬与告别时的悲情”。永别所带来的发自内心的伤感、悲凉,是人们在聆听时最能够体会到的情感,也能体会到陈其钢先生在创作这部作品时的心境。但这部作品并不仅仅想要体现人生的“悲”,“喜”的音乐情感在这部作品中同样有着强烈的体现,悲与喜的相互交织,道尽了完整、生动而真实的冷暖人生。

而在音乐会的下半场,杨洋率领中国爱乐乐团演奏了保罗·兴德米特的交响变形区与本内特根据格什温歌剧《波姬与贝丝》所作的交响音画。兴德米特是移居美国的德国作曲家,他曾描述说,这部作品是“略微上色,稍加锐利”的韦伯音乐。然而即使在今天的听众耳中,这部作品也是浓墨重彩,充满了兴德米特的个人风格。它丰富而华丽的管弦乐效果在当时十分受到美国听众的喜爱,因此一经首演就立刻大受欢迎,直到如今仍然是音乐会舞台上最常听到的兴德米特作品之一。


相比之下,格什温的作品则是更加原汁原味的美国音乐。《波姬与贝丝》不论故事情节还是其中使用的大量音乐语言均来自南卡罗莱纳州的查尔斯顿,这也是非裔美国人文化最为盛行的城市之一。《波姬与贝丝》交响音画是由格什温的好友兼助理罗伯特·罗素·本内特为匹兹堡交响乐团的指挥弗里茨·莱纳改编的,后者希望本内特将格什温原作中最精彩的旋律改编成一首长度正好是24分钟的管弦乐组曲,以便他将其录制在3张78转黑胶唱片里。本内特的改编作品分为11个段落,人们最熟悉的旋律,如《夏日》、《慢船去纽约》、《不必如此》等均收录其中。杨洋率领下的中国爱乐乐团将这部作品华丽的音色与爵士风格的节拍都体现得淋漓尽致,这首迷人的作品也让许多观众领略到了20世纪音乐的巨大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