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6-17日,听刘孟捷的勃拉姆斯之夜

2018年06月15日

德国作曲家约翰内斯·勃拉姆斯绝对是完美主义的代表,他一生艺术态度谨慎,撕掉或者禁止出版的作品也许比我们今天知道的要多。而真正我们今天知道的作品,曲曲都是精品。从这个角度来看,他对作品的苛求甚至超过了贝多芬。我们即将听到的是他的两首钢琴协奏曲。

和其他作曲家的钢琴协奏曲相比,它们最大的特点就是交响性,或者说可以称为带钢琴独奏的交响曲。勃拉姆斯让乐队和独奏声部担任平等的角色,独奏并不是绝对的主角。钢琴家除了展示有个性的独奏和辉煌的技巧之外,有时还要成为乐队的一个声部,乐队和独奏互相倾听,互相衬托。可以说,勃拉姆斯开创了协奏曲的一种新的概念。

勃拉姆斯创作第一钢琴协奏曲时,才20岁。那是在舒曼去世后不久,他在郁闷的心情下,和舒曼的遗孀,同时也是令他仰慕的克拉拉协商后写成的。到了他26岁时才首演。作品构思宏伟,音响上波涛汹涌。

他44岁时创作了第二钢琴协奏曲,到了48才首演。这首协奏曲到达了美轮美奂的境界,也是我个人更加喜爱的一首。勃拉姆斯把它称为“宛如意大利的暮春与初夏”。当时勃拉姆斯在南欧游览,心情非常开朗,这一切都反应在了作品当中。勃拉姆斯还在这首协奏曲中,开创四乐章的形式。

由一位钢琴家连续演奏这两首庞大的钢琴协奏曲,从来都是盛事。这样的钢琴家需要有辉煌的技巧,哲学的音乐思维,还有极好的体力。中国爱乐的乐迷都一定还记得在上一个音乐季中,钢琴家刘孟捷在一个晚上连续演奏了“拉二”和“拉三”两首高难度的协奏曲,然后意犹未尽,还加演了高难度的独奏作品。刘孟捷是担任这两首勃拉姆斯钢琴协奏曲的最佳人选之一。

刘孟捷毕业于被称为“天才摇篮”的美国柯蒂斯音乐学校,然后留校任教。他二十多岁就与多支美国顶级乐团合作演出。就在他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他突发疾病,在医院里躺了一年多时间。他全身瘫痪,身体多处溃烂,几乎令他丧命。经过物理治疗,凭着他对音乐的热爱,他奇迹般地恢复了演奏机能,重新回到音乐舞台上。浴火重生之后,刘孟捷的演奏艺术得到了升华,乐思更具哲理性,音响更加宏大。

在两场音乐会上分别担任指挥的是两位极具天赋的青年指挥家,他们都备受国际乐坛的瞩目。中国指挥家黄屹早在学生时代就担任小泽征尔和蒂勒曼的助理,也从那时候就与中国爱乐的开始合作。他目前担任中国爱乐的指挥和昆明聂耳交响乐团的艺术总监和首席指挥。新加坡指挥家黄佳俊是获得马勒指挥比赛大奖的首位亚洲人,他即将上任德国纽伦堡交响乐团的首席指挥。这是他第二次与中国爱乐合作。他们分别指挥的勃拉姆斯《第一和第二小夜曲》,它们都是音乐会上难得听到的作品。两首《小夜曲》非常优美,曲风纯朴。

有机会聆听这样两场如此吸引人的音乐会,真是幸事。(张克新)


刘孟捷的勃拉姆斯之夜(一)

2018年6月16日 星期六 19:30中山公园音乐堂

约翰内斯·勃拉姆斯:A大调第二小夜曲,作品16

约翰内斯·勃拉姆斯:降B大调第二钢琴协奏曲,作品83

钢琴:刘孟捷

指挥:黄佳俊


刘孟捷的勃拉姆斯之夜(二)

2018年6月17日 星期日 19:30中山公园音乐堂

约翰内斯·勃拉姆斯:D大调第一小夜曲,作品11

约翰内斯·勃拉姆斯:D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作品15

钢琴:刘孟捷

指挥:黄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