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3日,听中国爱乐乐团青春洋溢的门德尔松

2017年05月14日

在本场音乐会上,中国爱乐乐团上演了门德尔松的“美丽的梅露西娜的传说”序曲、小提琴协奏曲与第四交响曲“意大利”,三部作品均出自作曲家的青年时代。而与这些洋溢着青春气息的音乐作品相适应的,则是同样年轻的两位音乐家。年仅11岁的天才少女苏千寻用兼具童真与沉稳的方式精彩诠释了门德尔松的小提琴协奏曲,她的表现足以让人们用成熟的小提琴家的标准进行评判,更让人对她的未来充满期许。担任本场音乐会指挥的青年指挥家黄屹则用火热的激情诠释了作曲家最著名的交响曲名作,这是属于盛夏时节的门德尔松。

中国爱乐乐团的下一场音乐季演出将在5月27日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举行,这是一场包括了三部法国音乐名作的音乐会,由法国指挥大师帕斯卡·罗菲担任指挥。在为本场音乐会撰写导赏时,法国大提琴家朱力安说:

这场音乐会最大的亮点,在我看来是拉威尔的G大调钢琴协奏曲,它的第二乐章简直是我听过的最美的音乐之一,几乎是每次听到都会落泪。法国有一位非常伟大的长笛演奏家叫帕特里克·加洛瓦(Patrick Gallois),他的第一个重奏老师是我的父亲,因此我们两家关系非常近。我记得和他聊天时,他告诉我说曾经拥有一张黑胶唱片录制的拉威尔G大调钢琴协奏曲,那张唱片已经被他听到完全无法播放的程度了,可能至少播放了几百次吧。

我并没有赶上只能听黑胶唱片的时代,小时候主要听的还是CD,但拉威尔的这首G大调协奏曲同样是离我最近的音乐之一。我曾经习惯把所有喜欢的CD都随身带着,如果到了朋友家里就会拿出来和对方分享;而只要能静下心来听,没有人会不为这首协奏曲感动,虽然很多对那个时期的音乐没有研究的人未必能立即欣赏那样的风格,但我还没有遇到过任何人不为这首乐曲的第二乐章所感动,这是很神奇的。我最喜欢的版本是法国钢琴家弗朗索瓦和意大利钢琴家米开朗杰利对这部作品的诠释,当然在评价一个录音版本时还要 考虑到很多其它因素,比如交响乐团的表现和录音的质量等,但上述两位钢琴家的演奏我是最为喜爱的。

这是一部让人听不够的曲子,三个乐章给予听众非常不同的感受,因此虽然第二乐章显得尤为突出,却也可以从中“跳”到第三乐章。另外,这部作品也是一首让我反思听音乐习惯的作品。有的时候我们在听音乐时会专门听某个最美的乐章,比如是慢板乐章。但这是否是个好习惯呢?我自己作为一名乐手与乐迷,有时候我不仅需要听那些优美的慢乐章,有时候也应该完整地欣赏曲目。 这当然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另外两部作品其实也很有意思。柏辽兹在法国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被忽视的,直到20世纪才在法国重新获得地位。柏辽兹是一位对配器的发展贡献极大的作曲家,他的音乐对于瓦格纳和李斯特的影响极大,他们一直在向柏辽兹学习新音乐的发展,对其非常崇拜,因此柏辽兹其实在德国和其它国家更早获得了人们的认可。

弗兰克在比利时出生长大,父母都是来自德国或者德国与比利时的边境,因此他也从不被认为是纯正的法国作曲家。他曾经更多地是以管风琴家的身份受认可,包括受聘于巴黎音乐学院时也是以管风琴教授的身份加入的,但逐渐被人们认为是一位杰出的作曲家,甚至是法国对于瓦格纳的回应。因此我们当然可以分析柏辽兹与弗兰克身上的法国特色,但相比那些风格更加明显的法国音乐,比如圣桑、福雷与印象派的音乐,我们从法国人的角度去欣赏弗兰克的交响曲时,甚至会从中听出瓦格纳与勃拉姆斯的东西,有一些听起来十分“德式”的和声。弗兰克的交响曲在问世之后也很不被法国学院派认 可,但他并不在意别人的评价,只在乎音乐本身。柏辽兹也与之类似,他们身上都具有某种德国人会更加欣赏的特质,因此将这两位作曲家放在同一场音乐会中其实很有意思——柏辽兹影响了李斯特与瓦格纳,而后两者则反过来影响了弗兰克。 

早在就读于巴黎国立音乐学院时,我就曾经与指挥家帕斯卡·罗菲合作过,当时我们演出的是拉威尔的《孩子与魔法》,排练了大约两周左右的时间,又演出了许多场。我对他诠释法国作品的印象非常好。罗菲是一个音乐上很细腻、为人方面又很随和的人,再加上他身上的幽默感,我们非常享受与他一起演奏音乐的过程,也很喜欢他给我们讲解音乐的方式。也期待他首次与中国爱乐乐团的合作能受到人们的欢迎。

交响音乐会

2017年05月27日 星期六 19:30

中山公园音乐堂

埃克托·柏辽兹:罗马狂欢节,为乐队所作的序曲,作品9

莫里斯·拉威尔:G大调钢琴协奏曲

中场休息 

塞萨尔·弗兰克:D小调交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