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音乐团体历史性访问古巴 中国爱乐美洲巡演在哈瓦那收官

2016年12月19日

当地时间12月15日、16日,应古巴共和国文化部邀请,中国爱乐乐团位于哈瓦那的古巴国家剧院演出两场音乐会,标志着来自中国的音乐团体第一次来到这个美丽的加勒比海岛国,为两国之间的文化交流开启了全新纪元。古巴共和国国务委员兼文化部长阿贝尔·普里托、文化部副部长费尔南多·罗哈斯出席了首日的音乐会,而中国驻古巴共和国大使陈曦及政务参赞陈鲁宁、文化参赞甘萍等也来到了音乐会现场。中国爱乐乐团在古巴的两场音乐会是乐团“2016美洲巡演”的最后一站,由吴氏策划主办。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2月16日的音乐会是由中国爱乐乐团携手20名来自古巴国家交响乐团的音乐家,在古巴著名指挥家恩里克·佩雷斯·梅萨的指挥下完成的,这一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文化事件为乐团此次美洲之行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古巴共和国是加勒比海上最大的岛国,拥有较高的人类发展指数,在医疗与教育等方面也获得了很高的国际评价,四面环海的地理环境更使得这里成为了举世闻名的旅游胜地。与此同时,数百年来作为西班牙殖民地的历史、拉美文化与加勒比海文化的共同影响也催生了独一无二的古巴文化,其中又以音乐最为有名。走在哈瓦那老城区的街头,随便一处餐馆或是小酒吧里都会传出充满了节奏感的古巴民间音乐。与此同时,古巴也并未从古典音乐的版图中缺席,早在巴洛克时期就曾经涌现出十分优秀的作曲家,进入20世纪以来更是出现了许多致力于将古巴民间音乐与西方古典音乐相融合的作曲家,以及一批杰出的器乐演奏家。成立于1959年的古巴国家交响乐团是古巴最重要的古典音乐团体,虽然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因国际局势等因素的影响几乎不为人知,却在几代音乐家的不懈努力下成绩斐然,而随着此次与中国爱乐乐团携手演出,这支乐团必将在未来更多地为全世界知晓。

中国爱乐乐团在哈瓦那的首场音乐会由乐团艺术总监、首席指挥余隆执棒。乐团副首席、青年小提琴家曾诚担任了音乐会上半场中的独奏,他演奏了由何占豪、陈钢创作的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这也是这部在中国家喻户晓的管弦乐名作在古巴的首度上演。曾诚曾经在2015年中国爱乐乐团“丝绸之路巡演”中担任这部协奏曲的独奏,在所经之处均取得了公众及评论界的好评,他在古巴也延续了一年前的精彩表现。在音乐会的下半场,中国爱乐乐团演奏了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五交响曲。乐团在此前的一周里刚刚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与纽约州三度演奏这部交响曲,其中在北卡的音乐会被著名艺术博客“CVNC”评论人威廉·托马斯·沃克评价为“在余隆的引导下,这群纪律严明、训练有素的音乐家们以发人深省且具探索性,同时又符合当今演奏潮流的方式诠释了这部交响曲……第三乐章的广板是我有生以来听过最美妙的。”乐团将美国之行中展现出的良好状态也带到了哈瓦那,获得了观众集体起立鼓掌的特殊礼遇。


而在第二天的音乐会上,中国爱乐乐团迎来了20位特殊的“客人”——来自古巴国家交响乐团的音乐家们。经过余隆总监与古巴指挥家恩里克·佩雷斯·梅萨的共同协商,来自中国与古巴两国的音乐家们有史以来第一次坐在一起。中国与古巴两国人民之间一直都有着十分特殊的友好情谊:早在古巴独立战争期间,当地华侨就曾经英勇投身战场,而位于哈瓦那的华侨纪功碑就是为此设立的;古巴是西半球第一个与新中国建交的国家,两国之间紧密的外交与经贸往来已经持续了56年之久,而本场音乐会又为两国间的文化交流开启了新纪元。音乐会的上半场曲目是古巴青年钢琴家伊莎贝尔·门萨担任独奏的贝多芬第一钢琴协奏曲;而在音乐会的下半场,两国音乐家们共同演奏的曲目是格外具有文化交流与传播意味的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在当前国际局势趋于复杂、孤立主义日渐抬头的形势下,两国音乐家的此次联手不啻为通过音乐向全世界传递着一个强烈的信号,那就是音乐与文化具有冲破一切地理、政治、宗教与意识形态阻隔的强大力量。

在为其三周的“2016美洲巡演”里,中国爱乐乐团在加拿大温哥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卡罗来纳州与纽约州以及古巴共和国首都哈瓦那共演出了9场音乐会,成功跻身温哥华陈氏表演艺术中心、旧金山戴维斯音乐厅、洛杉矶迪斯尼音乐厅以及纽约爱乐乐团音乐季演出序列,再次铸成了一次运作成功的商业巡演,收获了来自当地主流媒体的极高评价与广泛报道,同时在中国对外文化交流领域里再次创造了历史。在结束哈瓦那的音乐会之后不到7个小时,中国爱乐乐团启程从哈瓦那返回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