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明的莫扎特之夜(一)

  • 2019年06月22日 星期六 19:30
  • 购票指南中山公园音乐堂

导赏 小提琴对于莫扎特来说属于无师自通,在小提琴家的父亲尚未进行任何启蒙的时候,五岁的莫扎特就可以在家里拉三重奏里的第二小提琴了。但在成长的过程中,莫扎特并非对这件乐器情有独钟,也许是对父亲一种本能或者无意识的逆反心理使然。1775年,十九岁的莫扎特用八个月的时间在萨尔茨堡写了此后被编号的五首小提琴协奏曲(又被称为《萨尔茨堡协奏曲》)并自行演奏。一气呵成般的创作动机至今成谜,此后不再写小提琴协奏曲的原因也不得而知,与他去世前一直写了二十七首的钢琴协奏曲相比,贯穿一生的钢琴显然更是莫扎特的偏爱。

五首小提琴协奏曲都是三乐章形式,乐队的编制很小,在管乐的配置上,每首都是两支双簧管和两支圆号。虽然莫扎特为小提琴写的协奏曲数量不多,却别致地呈现了青年人的灵性,以渐进的形态表达了各种缤纷的情绪。

第一首是典型的奥地利色彩,稍显稚嫩,与后四首的风格相比,有着优美的表情以及纤细的旋律,无论是转调还是合奏都轻灵清新。第二首转向明显的法兰西式的典雅华丽,莫扎特汲取了当时法国音乐的各种特征,将管弦乐队简单化,从而突出了小提琴的亮丽与明快的表现效果。第三首虽与第二首只相隔了三个月,但在技术与内容方面都类似于质变的华丽转身,尤其是情绪和旋律都十分丰满的第二乐章被莱奥波德·奥尔赞为“值得惊叹的柔板”。第四首的三个乐章对比明显,进行曲、如歌的行版与回旋曲异彩纷呈,小提琴与管弦乐各种风格的对话气息相当明显。第五首的演奏时间最长,是一首不逊于任何经典小提琴协奏曲的杰作,莫扎特似乎是在给自己的五首协奏曲闪亮收笔,与前四首相比,这首有着当时流行的土耳其风格的协奏曲处处闪烁着成熟的细腻与绚丽的激情。

在音乐会上演奏前两首的机会很少,后三首尤其是第三和第五首的美妙往往让听者大快朵颐。中国爱乐乐团在本乐季将五首小提琴协奏曲以全集的形式分为两场,俨然有一种回顾莫扎特富有甜美歌唱性小提琴艺术的况味,让小提琴爱好者在一周多的时间内,充分领略音乐神童非凡的功力与独一无二的天赋。

莫扎特的五首小提琴协奏曲虽然具有十八世纪后半叶社交音乐的特性,但在作曲时,他给了独奏家一个非常自由的空间用来展示小提琴的技巧。2008年5月,26岁的王晓明经过三轮考试征服了全体评委,成为苏黎世国家歌剧院乐团建团一百多年以来最年轻的首席。平时我们看他总是坐在乐团首席的位置引领着乐手,虽然也经常拉四重奏,但在北京连续演奏五首协奏曲却是一个绝妙的呈现,小提琴爱好者和乐迷可以最直观地领略他精深的理解和出色的演绎以及高超的琴技。

担任中国爱乐乐团助理指挥和昆明聂耳交响乐团艺术总监兼首席指挥的黄屹是当今乐坛最受瞩目的青年指挥家之一,2009年曾经担任过小泽征尔的助手指挥了小泽征尔音乐塾管弦乐团,此后又相继指挥了国内外很多乐团。因其日益精进的指挥水平,2018年4月,被代理西蒙·拉特尔、海丁克、巴伦博伊姆、祖宾·梅塔、雅尼克以及余隆等著名指挥家的古典音乐经纪公司AskonasHolt签约,成为其旗下的新生代指挥家,以此将开启全新的指挥旅程。此次与王晓明强强联手,相信会不时迸发出年轻的艺术火花,而这些火花正是莫扎特五首小提琴协奏曲里不可或缺的美妙元素。(许家兴,乐评人)

王晓明的莫扎特之夜(一)

Wang Xiaoming's Mozart Series I



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费加罗的婚礼》序曲,作品K.492

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D大调第四小提琴协奏曲,作品K.218

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D大调第二小提琴协奏曲,作品K.211

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降B大调第一小提琴协奏曲,作品K.207



小提琴:王晓明

指挥:黄屹



Wolfgang Amadeus Mozart: Overture to Le nozze di Figaro, K.492

Wolfgang Amadeus Mozart: Violin Concerto No.4 in D major, K.218

Wolfgang Amadeus Mozart: Violin Concerto No.2 in D major, K.211

Wolfgang Amadeus Mozart: Violin Concerto No.1 in B-flat major, K.207



Wang Xiaoming, violin

Huang Yi, conductor